2010-03-07

在長大以後

反應: 
我有自己的步調

晚上跟朋友提到看過很多很多的人,
從南部到台北發展,卻跌進這充滿誘惑的大染缸,
變成了另一個樣子的人生。

那在台北生台北長的我,一直住在這大染缸的城市裡,
可也變了?

跟隨著自己的腳步,好像有也好像沒有,
從小到長大,可曾想過最後會成為怎樣的人?



六歲那年,
我沒想那麼多,只想趕快長大成為父母期待的那個樣就好。

十六歲那年,
正是青春叛逆的年紀,能夠鬼靈精怪覺得很好。

二十六歲那年,
大病初癒的時間點,才剛將靈魂抽離那稚氣身體,抽離後的轉變似乎不如預期順利,成熟的身型裡面確還有個當年叛逆玩皮的小男孩,賴著不走。

三十六歲那年,
還沒到來的年紀,誰曉得還會變成什麼模樣,但有個崇拜的期望,希望能夠像他一樣,只是希望。

一眨眼,時間飛快的過,
這變與不變的選擇當中,
雖然不一定明確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,
但也只求不要迷失自我,
如此簡單而已。

P.S(這篇有一半是在捷運上用iPhone寫的,iPhone其實還蠻適合寫文章的)